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央票護航下的人民幣:短期穩定和長期彈性并不相悖
2019-06-12 09:55 來源:第一財經 作者: 周艾琳

摘要:“近期央行所提及的增強匯率彈性與保持人民幣基本穩定,這二者不僅不矛盾,而且是相統一的。”央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11日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獨家專訪時強調

“竟然這個節點就宣布發央票了?而且是在前期還沒到期情況下。”6月11日一早,第一財經記者就從多位交易員處聽到了此類感嘆。

當日8時30分前后,中國人民銀行(央行)官網消息顯示,為完善香港人民幣債券收益率曲線,央行將于6月下旬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離岸人民幣對美元當日最大漲超200點,截至同日18:00,美元/離岸人民幣報價6.9276;A股大漲,上證綜指站上2900點,北上資金分別凈流入近80億元。一邊是“不認為人民幣匯率的某個具體數字更重要”,一邊是連續發行離岸央票和調升中間價,這兩種表態和動作看似相悖。

“至少在6月底的二十國集團(G20)大阪峰會前,人民幣并不會突破關鍵點位。盡管央行行長易綱近期表示‘不認為某個具體數字更重要’,但離岸央票的發行也證明人民幣近期仍是‘穩定’模式。”德國商業銀行高級亞洲經濟師周浩這樣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

多位香港交易員也對記者稱,央票的發行對僅不到6000億規模的離岸人民幣池子具有不小的收緊作用,將穩定匯率預期。

事實上,“近期央行所提及的增強匯率彈性與保持人民幣基本穩定,這二者不僅不矛盾,而且是相統一的。”央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11日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獨家專訪時強調,“前者指的是中長期的匯率制度安排,以有效抗擊外部沖擊、保持我國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并使貨幣政策更具操作空間,而不是默許、更不是鼓勵匯率在短期內的大幅波動。事實上,保持匯率的基本穩定有利于實體經濟的運行,也有利于金融市場的穩定,減少投機因素的干擾。目前保持人民幣匯率的基本穩定,正是為長期的匯率改革創造條件。”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認為,央行鮮有直接干預匯市,建議人民幣中長期可繼續擴大彈性,但當前估值合理。各界認為未來匯率的變化,仍取決于美國經濟數據趨軟對美元的影響、美聯儲降息前景等。目前預計2019年將降息2次的概率已接近90%,美元指數一度受挫,目前受制于97以下。

離岸央票超預期發行

央行在11日“官宣”離岸央票即將發行,的確出乎了多數人的意料。盡管早在前一日記者已從一家外資機構處獲悉央票可能近期發行,但也有不少機構認為,早期發行的央票還未到期,且近期“擴大匯率彈性”的評論時有傳出,因此央票似乎不太可能在這一節點出現。

6月10日,離岸人民幣的交易弱于預期。“鑒于美元上周五疲軟的表現和中間價,離岸人民幣今日走勢明顯偏弱,除了部分海外對沖基金從上周五出現做空人民幣的跡象,今天還出現了一些在岸機構人民幣的賣盤。”某中資大行外匯交易員對記者表示。

因此,各界認為,11日的“官宣”顯然意在維持離岸預期穩定。

某外資行外匯交易員對記者稱:“離岸人民幣池子規模也就6000億元左右,發行幾百億的離岸央票,其流動性收緊的效果還是很明顯的,空頭明顯受到重挫。”

其實,央行前幾次宣布發行離岸央票時也出現過類似情況。5月15日,央行剛剛成功在香港發行了兩期人民幣央行票據,其中3個月期和1年期各100億元,中標利率分別為3.00%和3.10%;而僅隔數日之后的5月21日,央行就在其官方微博宣布,近期將再次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上述消息發布后,在岸、離岸人民幣紛紛拉升百點。

近一個月來,盡管人民幣承壓,但每日中間價都設定在6.9以下,釋放了較為強烈的穩定信號,“央票的發行也被視為一個更強的表態,即警告空頭不要大肆做空人民幣,央票對于流動性的收緊作用也將提高離岸做空人民幣的成本。”周浩告訴記者。

擴大彈性和穩定匯率并不相悖

對于人民幣匯率,近期各界都比較關注,包括監管當局在內。

易綱11日在接受外媒采訪時表示,中國有充分的政策空間應對貿易戰,并稱“不認為匯率的某一個具體數字比另一個更加重要”。5月27日,央行前行長周小川在日本回答提問時表示:“如果把它(7)當作底線,這可能有點反應過度了。”他稱,縱觀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變動,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到現在,經歷了多個所謂的“整數關”,當時可能略有震動,但實際也無大礙。5月25日,央行黨委書記、副行長,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表示,中國經濟基本面決定人民幣不可能持續貶值,投機做空人民幣必然遭受巨大損失。

而在一些專家學者看來,匯率是外部沖擊的調節器,也可以使得貨幣政策保持獨立性。例如,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此前就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匯率自身就是一個調節器,央行應該退出常態化干預。“韓國等東亞國家的經驗顯示,任何由短期情緒所造成的快速貶值,都會在中短期內反彈,有的是一兩個月,有的是半年,貶得越多往往反彈得越多,因為其對出口的提振有所滯后,沒有任何國家光因為貶值本身而出現經濟危機。”尤其是,他認為,只要央行繼續保持跨境資金流動管理,并不需太擔心貶值過度。

但是,另一方面的觀點認為,投機等因素容易導致匯率超調,沖擊金融穩定。

不過,就當前人民幣的點位來看,上述兩種觀點實則并不違背,且是相統一的。“增強彈性指的是中長期的匯率制度安排,以有效抗擊外部沖擊、并使貨幣政策更具操作空間,而不是默許、更不是鼓勵匯率在短期內的大幅波動。”盛松成告訴記者,衡量具體點位是否重要的一個重要標準,就是這個點位對短期匯率波動的影響,影響大的點位自然比影響小的點位更重要。

盛松成稱:“我們應當注意區分不同性質的外匯需求,區分實體經濟運行中正常的外匯需求和短期的投機需求。一方面,要充分發揮市場價格發現功能;另一方面,應防止匯率的短期波動被投機者利用。”

此外,從國際做法來看,完全自由浮動以及帶有穩定化安排的匯率制度都存在,而且據IMF統計,近年來各國越來越多的采用后者。盛松成對記者稱,在IMF成員國中,實行浮動匯率制度的國家占比從2009年的42%降至2017年的39.5%,尤其明顯的是,采用自由浮動匯率制度的國家占比在此期間下降了1.5個百分點;而實行軟盯住匯率制度的國家占比,則從2009年的34.6%增至2017年的42.2%。

“我國目前實行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也屬于‘穩定化安排’這一類。為何近10年來有更多的國家在其匯率制度中采用了穩定化安排?如何權衡匯率完全自由浮動的收益和代價?這值得我們深入思考。”他稱。

美元難大幅走強

匯率總是相對的。跳脫人民幣本身,對人民幣影響最大的美元,近期實則也難以大幅走強。

上周五,美國非農就業指數令人失望,當時對沖基金做空人民幣的勢頭也因此戛然而止。“美國就業數據慘淡,接下去的美元短線催化劑是定于周三早間公布的5月消費者價格指數。”FXTM富拓研究分析師奧圖努加對記者稱,“如果5月的通脹數據繼續與美聯儲2%的目標保持距離,那么要求美國降息的呼聲可能會更大,因為市場已經預期美聯儲今年幾乎肯定會降息,美元走勢前景就會受到抑制,從而使全球其他貨幣有一些喘息空間。”

截至北京時間6月11日19:40,美元指數報96.7,接近2個月新低,5月底一度最高突破了98。目前,利率期貨市場預計美聯儲7月降息的概率有79%,9月為97%。

近期,渣打也認為,目前可以選擇性地賣掉一些美元,原因在于,如果美國利率較低而風險厭惡情緒沒有相應增加,那么這將是美元下跌的強烈信號。從歷史上看,美國利率的急劇下降都與美元的下行壓力相關,除非有風險厭惡或極度恐慌情緒推動避險資產流向美元。

自5月3日以來,3月期黃金波動率從8.5%上升至10.1%。3月期美元對離岸人民幣波動從4.0%上升至5.1%,而標普500指數波動(VIX)已回落至16.0%,幾乎沒有出現恐慌情緒。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喜福牛年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