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名家】日本西洋美術收藏大亨松方幸次郎:梵高的“臥室”曾經是他的
2019-06-20 10:16 來源: 雅昌藝術網專稿 作者:陳小利 

摘要:2016年,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申遺成功,成為世界文化遺產之一,美術館本身變成了藝術品。當時可謂盛況空前,上野公園方圓幾百里都能看到慶祝申遺成功的海報,著名的NHK電視臺還特邀天海佑希拍攝了探索國立西洋美術館的節目。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有趣的是,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的申遺過程其實與日本沒太大關系,不過這座…

2016年,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申遺成功,成為世界文化遺產之一,美術館本身變成了藝術品。當時可謂盛況空前,上野公園方圓幾百里都能看到慶祝申遺成功的海報,著名的NHK電視臺還特邀天海佑希拍攝了探索國立西洋美術館的節目。

46hVcHP2bwsRR77WQjxaSVSUgBrH2PNWxqDfF6Tq.jpg

5JNia6wTTmjPdlICs2oLgSPXjtZyiRYVGneNohKv.jpg

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

有趣的是,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的申遺過程其實與日本沒太大關系,不過這座博物館的建立卻有賴于一個人的收藏,他就是松方幸次郎。

00:00 / 00:00  正常        

2019年適逢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創立60周年,為此推出“松方藏品”大展,將展至2019年9月23日。在本次展覽中,展廳以“松方藏品本來是什么”和“松方藏品如何形成和散落”為軸心,按時間順序呈現,約160件作品及歷史資料展出,現藏法國奧塞博物館凡高的《阿爾勒的臥室》、高更的《有扇子的靜物》,還有館藏莫奈《睡蓮》、羅丹《思考者》、雷諾阿《阿爾及利亞風格的巴黎女子(后宮)》等西方美術史上重要畫家的名作集結展出,更有2016年在法國盧浮宮發現的莫奈《睡蓮:柳樹的倒影》修復后首次公開展出。

mR8zu3vCIKPWdTUtJexHAzbepkHGsUnt9CzpZ46U.jpg

圖片來源于網絡

先說說這次來東京出差的梵高《在阿爾的臥室》。1888年2月,梵高離開喧鬧的都市,獨自來到阿爾勒,租住在“黃房子”旅館里。梵高搬進黃房子之后,一共畫了五幅《阿爾勒的臥室》,三幅油畫和兩幅草圖,它們代表了梵高不同的心境。梵高創作的三幅《阿爾勒的臥室》油畫中的第一幅,現收藏于阿姆斯特丹梵高美術館里,被認為是三件作品中最好的一幅,這是梵高在等待他的好基友——高更到來時畫的,色調偏暖。

gFKFGdAFkeHIp6RQpai7lm8lmC57tZ2NHa9KYbMP.jpg

梵高《在阿爾的臥室》,1889年,法國奧賽美術館藏(曾為松方藏品)

不過后面的故事你也知道,高更只待了兩個月便不辭而別。梵高在這里割下自己的左耳,并因精神失常住進當地的醫院。在醫院中,他靠記憶畫下了后面兩幅《臥室》,相比第一個版本,第二版《臥室》墻面變成了陰沉的藍色(現藏芝加哥藝術學院),地板的陰影加重,家具的色調也變得灰暗,暗示出梵高絕望的內心。而第三個版本(現藏法國奧賽博物館,曾為松方舊藏)因為是送給母親和姐姐的禮物,整體墻壁的藍色又變得強烈,墻上的畫像也換成梵高的自畫像和一位年輕女子肖像。

rzL2HVIlCSDAxQBwzSnxSued6kWNrSiaKMckgdWH.jpg

梵高《玫瑰》1889年年 布面油畫 33 x 41.3 cm

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藏(松方藏品)

梵高去世前一年所繪,此時已經入住圣雷米精神療養院,描繪在此地盛開的玫瑰花,畫中可見他晚期作品的特征——激烈與扭動的筆觸。

G8qa6WBTroiKlrsuW1Mzerz3QlTsIoaglJuQaAUC.jpg

雷諾阿《阿爾及利亞風格的巴黎女子(后宮)》1872年

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藏(松方藏品)

印象派的另一位大師雷諾阿,在30歲左右曾一度醉心于浪漫主義代表畫家德拉克洛瓦的色彩,仿照德拉克洛瓦描繪過一些富有東方情趣的“異國情調”的作品,這件完成于1872年的《阿爾及利亞打扮的巴黎少女》便是其中之一。由于當時雷諾阿的個人藝術風格還未形成,藝術技巧也尚未成熟,這幅作品送展沙龍被拒之門外。但是女人體,以及她們身上佩戴的漂亮小飾件,倒成了他日后作品中不可缺少的元素。

9ejKWR1jqxlUa1CY11bhATnHakQqaYDib8jQvJDs.jpg

克勞德·莫奈《游船》,1887年

東京國立西洋美術館藏(松方藏品)

上述這些作品均是松方幸次郎從1910年代到1920年代在歐洲收集的,不過是冰山一角,8000件從巴黎回購的浮世繪作品,總計約1萬件的松方藏品,在關東大地震和1927年金融危機中分散流失,散落在倫敦(約900件)、巴黎(約400件)、日本(約1000件)等世界各地。二戰結束后,巴黎返還給日本370余件該藏品系列作品,這也間接促成了1959年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的成立。我們可以看到松方藏品不論規模,還是質量都是亞洲首屈一指的。

那么,松方幸次郎是如何購藏到那么多梵高、莫奈、羅丹等藝術大師的杰作呢?

CKNbqT4Tdxnxw73wPEPmEygd7fURUtD4ZgFhwu9q.jpg

(左圖)松方幸次郎,

(右圖)父親松方正義曾擔任日本首相。(互聯網黑白圖片)

時間回到百年前,松方幸次郎(Matsukata kojiro, 1865-1950)是明治元勛、前內閣總理大臣松方正義的第三個兒子,在美國和法國留學,他對藝術品的興趣產生在巴黎逗留的期間,拿到了耶魯大學民法學博士,1890年才回國。回國后,當上了他爸的秘書官,這可是個肥缺,官二代的他本可在當官的道路上發光發熱,卻應“忘年之交”川崎正蔵的邀請當上了川崎造船所的第一任社長。松方不僅沒把事情搞砸,還不斷為公司賺錢,特別是 1914年下了一個無論對公司抑或自己都影響重大的決定:大肆采購鋼鐵,用來造船。當時他收到消息,因“薩拉熱窩事件”,奧匈帝國要與塞爾維亞開戰。一戰爆發后,鋼鐵價格爆炸,船艦也因為軍需而變得更貴。因早有準備,造船所訂單接連不斷,松方幸次郎大發戰爭財。

AgCk4g420UtQf8yQFP1PmCc7ZDguRoe6t9RYI4UD.jpg

弗蘭克·布朗維,《松方幸次郎肖像》,1916年,油彩

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松方舊藏)

K4xHdjC2k5wz71QEPHB8EL1CTqqfYS6OqZsKQRuc.jpg

弗蘭克·布朗維設計的“共樂美術館”草圖,水彩,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藏

不僅是實業家、官二代,松方幸次郎更是一名收藏家,從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開始在歐洲大規模收購藝術品,英國畫家、亞歐古董收藏家弗蘭克·布朗維(Frank W. Brangwyn)成為了他的藝術品收藏顧問,他把松方介紹給藝術家和其他畫商,建議他專注于西方藝術和手工藝。尤其是在1916年以后的十年間,松方幾次訪問歐洲,經常光顧美術館,獲得了大量的藝術品,由此萌生了建立“共樂美術館”的想法,簡單來講就是為日本年輕藝術家提供一個能近距離接觸歐洲藝術大師杰作的機會,擴展全球藝術的視野,弗蘭克·布朗維還為他的共樂美術館繪制了設計草圖,不過這一想法在他生前一直沒有實現。

FfHGS4Xji3kxukpbZtB8prZAWgUHyYKsjZSu4cY0.png

約翰·米萊斯《Ducklings》1889年作 日本國立西洋美術館(松方舊藏)

松方也因其收集的浮世繪版畫而聞名。日本明治維新之后曾出現過“崇洋媚外”,作為傳統文化的浮世繪版畫多被遺棄或賤賣,但它被歐洲人所喜愛,日本美術商林中正看到了商機,把十幾萬件浮世繪銷售到歐美,如今日本博物館要舉辦浮世繪大展時都需要向博物館借藏品。1925年,松方把自己在國外收集到的木版畫版展出,是為日本第一次木版畫展,如今這8000件浮世繪版畫藏于東京國立博物館。

Ul2OnSWXbnQZc2ZbO2qczqPVLTirMRS1PTLvW3m4.jpg

發現印象派藝術家的巴黎大畫商丟朗-呂厄在他的畫廊中

O7d4xBVg8zPTrNnih3lhVyNXCpRaWnLsyZCu4VUJ.jpg

保羅·高更《扇與靜物》,1889年前后,法國奧賽美術館藏(曾為松方藏品)

eZAlWj6AgaEj2q4IRdBIfvptNzRiqwuIa9WglMUh.jpg

雷諾阿《戴帽女子》,1891年,東京國立西洋美術館藏(松方藏品)

或許是浮世繪的異域風情深刻地影響了印象派繪畫,日本人因此與印象派有了一種親近感。松方幸次郎收藏的很多作品是在1918-1921年購入的,這期間他與發現印象派藝術家的巴黎大畫商保羅·丟朗-呂厄(Paul Durand-Ruel)結識,由于不能一直待在法國,他預留了購買作品的資金,讓保羅·丟朗·呂厄替他購買作品,購入了雷諾阿、塞尚、高更的作品。1921年他購買了4件作品一次就花了82.2萬法郎。

WTu638jQ66Gx76dlWOsHhDDuqMZTgboVVKxiWKbb.jpg

莫奈與松方幸次郎合影

而松方的侄女黑木武子(Kuroki Takeko)與莫奈關系很好,這也為他收藏莫奈的作品提供了便利條件。1920年,松方幸次郎提了一瓶1808年產拿破侖白蘭地去拜訪莫奈,一口氣買下了18幅莫奈畫作。1923年,莫奈第二次白內障手術后,松方幸次郎曾去病榻前探望,直接從莫奈那里購得多幅畫作。

mqHXn3cNax7ALc1UdUi32wVinliRZNWq3Gi9DHpL.jpg

莫奈《睡蓮》,1916年,東京國立西洋美術館藏(松方藏品)

這件莫奈創作于1916年的《睡蓮》是東京國立博物館的鎮館之寶,這是松方幸次郎親自從莫奈手中購得的,莫奈本來打算自己珍藏的,所以畫沒有內襯、也沒有刷上清漆,保留了畫作完成時的樣子。莫奈這一生,共計創作了近300幅以睡蓮為主題的作品,創作這件時,莫奈已經描繪睡蓮主題近20年,技藝爐火純青,是其晚年杰作。畫面中可見到花與水面上的影子等,然而卻大膽地省略細節,這樣的表現聯系到后來的表現主義與抽象繪畫,可說是顯示出莫奈創作中具革新性的一面。蔣勛曾說:“這個世界如果沒有莫奈,我想象不到睡蓮應該是涌動的”。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喜福牛年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