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消費時代的“糖果盒”:商場中的藝術展,我們該如何看
2019-11-07 09:51 來源:99ys.com

“不一樣”的老牌商場

地處上海鬧市區中心的來福士廣場,其地理位置有著得天獨厚的人流優勢。商場的大門位處繁忙的十字路口,此處的商場外墻亦有液晶屏巨幕廣告牌。來福士廣場于2004年開業,今年已經第15個年頭。近兩年,來福士集團亦在長寧等處陸續開了新商場。其實這兩年不僅僅是來福士,各大新興地產商圈層出不窮,不斷刷新著魔都的新地標版圖。相比之下,人民廣場的來福士廣場就顯得“老牌”了——無論是本就處于鬧市區的略顯局促的格局,還是商場甫一開始的裝潢、定位都指向于傳統的模式。不過近日,若路過來福士有心留意巨幕廣告屏,或者走進商場抬頭仰望玻璃天頂的時候,會發現有點“不一樣”——打起了藝術展的廣告。是的,老牌來福士廣場也搭乘新興的“商場中的藝術展”快車,揚帆起航了——這幅天頂畫便是邀請了知名青年插畫師吳帆場域按照定制創作。

而這場藝術展,是由來福士廣場攜手藝術家、策展人方小龍(方小龍工作室團隊)與“圓·行國際插畫季”(CIRCLE ILLUSTRATION FESTIVAL)插畫平臺共同打造的2019第二季圓·行國際插畫季展覽(CIRCLE Illustration Festival·2019)。

插畫,因其國際化和商業消費化的視覺語言,可以說是最為人喜聞樂見的藝術形式之一,且在新媒體社交時代的當下,因其視覺上的優勢和傳播維度的廣泛而優勢更為凸顯。因此,商場選擇與插畫品牌合作似乎也是打出一手“穩妥牌”。但是,果真如此嗎?畢竟,如今連美術館的藝術展覽都要借流量宣傳的當下,“插畫”是否看起來太理所當然以至于太“平庸”了?

帶著這一疑問與策展人方小龍交流的時候,他分享了策展的思路在于作品背后的故事。仔細了解了參展的藝術家,會發現他們的作品普遍呈現了時下年輕人在思考的東西,他們在日新月異信息包裹中所過濾、精煉與思考出的那些東西,比如對技術凌駕人工的隱憂,對日益緊迫的生存壓力之下的逃離,對都市與個體的孤獨與疏離……如此一些微妙的情緒貫穿其中。以杜鈺凱作品為例,她的插畫在視覺上有“波菲爾”幾何美學理念,在色調上又有著上世紀50年代科幻電影的復古風格。這種新舊融合的氣質除了顯示出其高度成熟的藝術語言,也彰顯了這個時代流行文化的審美,一種波普藝術的價值觀。

藝術展覽的消費時代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商場中的藝術展也正是當代消費社會的必然產物。從2015年上海K11商場舉辦了莫奈的“特展”之后,這一話題便首次以學理的角度提出和探討,并從制度化建立和政策法規等層面開始著手討論。尤其是隨著2017年、2018年“沉浸式”(Immersion)展覽概念的提出,話題已經從“特展”進入到“網紅展”的范疇。尤其是后者,讓很多商家背負著“圈錢”的口水罵名,也引發了對流量和社交媒體打卡刷屏過度仰賴的反思。

吳帆 上海來福士廣場商場定制天頂畫

這的的確確是這兩年新興的、正在發生的事情,目前尚且還較難蓋棺定論評判其得失。不如,我們用社會學的視角來剖析這個社會發展必然階段所產生的必然現象。

英國社會學者邁克·費瑟斯通曾在其著作《消費主義與后現代文化》中借用鮑德里亞的觀點,認為進入后現代社會以來對生產的強調已經轉向了對再生產的強調,也即轉向了由消解了影像與實在之間區別的媒體無止境地一再復制出來的記號、影像和仿真的強調。因此,隨著社會生活的規律的消解,社會關系更趨多變、更少通過固定的規范來結構化,消費社會也從本質上變成了文化的東西。記號的過度生產和影像與仿真的再生產,導致了固定意義的喪失,并使實物以審美的方式呈現出來。費瑟斯通隨后又引用瓦爾特·本雅明的觀點:對本雅明來說,19世紀中期以來連續出現在巴黎及其他大城市中的新式的百貨商店和商業廣場,其實就是這些“夢幻世界”。各式各樣的陳列商品的巨大幻覺效應,經常被轉化為資本家和現代主義者的一部分尋求新奇的動機,成為夢幻影像的源泉……就這樣,大城市中的日常生活具有了審美的意義。新的工業化過程曾經為藝術走向工業提供了機會。并且,為生產一種具有新的審美情趣的城市景觀,在廣告、市場營銷、工業設計和商業展覽等領域中,各種職業也一直在不斷地擴張。

于是,我們再以商場中的這些藝術展及其所呈現的風格、面貌代入,則可以理解其為一種“糖果盒”的價值。而商場作為一個消費且民主的場所,審美在此“日常化”,藝術與日常生活之間的界限坍塌了,被商品包圍的高雅藝術的特殊保護地位消失了。這是一個雙向的過程,或許也適用于沉浸式藝術以及未來即將出現的更多新型展覽模式中。而在20世紀20年代以來伴隨著所謂現代化進程的藝術形式,那些曾經先鋒的達達主義、超現實主義形式乃至60年代以后以“后現代主義”形式出現的藝術中,有一種內在的先鋒式的動力,任何日常生活用品都可能以審美的方式來呈現。那么,這些積蓄必然也是一種浩然的時代背景的沉淀。

從這個意義上我們再來看商場中的藝術展,或許會有新的認識和啟發。再回到本文開頭的上海來福士廣場,去年在長寧新開的來福士商場,毗鄰的一座天主教堂也正好經過整修改建后重新開放,已經陸續推出了幾個場域特制的藝術項目、公共藝術展,當然,這些也都是商業性質濃郁的展覽。但我認為,商業與否并不重要,好的資本為好的藝術服務也無可厚非且也是充分條件,我們的重點應在于:在經濟環境、社會環境突出之時,如何將藝術生長力調動起來,讓它在公共語境中獲得更強的價值、更具有持久性。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商場中的藝術展若做得不錯的話,可以成為公共文化服務的一個可供參考實踐的案例,包括可以聯動周邊社區共同打造活力健康的藝術生態,對于文創的開發或許也啟引了一個好的平臺和切入口。

(作者為上海藝術研究所編輯)

 

責任編輯:張茜楠

(原標題:消費時代的“糖果盒”:商場中的藝術展,我們該如何看)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喜福牛年闯关 极速快三稳赚投注法 大发广西快3玩法介绍 电瓶车锂电池维修赚钱吗 打麻将赌博的标准 刺激战场老版本下载 桃小仙表情包 赚钱 新疆时时彩 118kj香港资料 四川麻将三人怎么打 亿客隆彩票官网 明星97破解版 北京快三预测专家 麻将技巧顺口溜大全 北京快三基本走势图今天 支付宝里理财产品什么最赚钱 nba比分直播及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