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您的位置:城市金融網 >> 行業 >> 綜合 >> 基金
基金投顧業務初試水 道德風險成隱憂
2019-11-08 09:56 來源:eastmoney.com

基金投顧業務試點再進一步。11月5日,南方基金發布投顧管理服務費用公告,提供三類組合策略收費標準。

基金投顧業務仍是業內熱議話題。某業內資深人士告訴《華夏時報》記者,目前針對基金投顧的討論多為對行業現狀的改善,以及對投資者的投資體驗能夠改善幾何,市場層面更關注的是,未來怎么拿牌照,做業務。

某接近監管層人士告訴《華夏時報》記者,對于監管部門來講,最核心的要務,不是服務行業,或者監管行業,而是保護投資者的權益。

就基金投顧業務自身來講,道德風險或存隱憂。

投顧業務試水

臺子搭好,各方開場。

11月5日,南方基金發布投顧管理服務費用公告,這意味著投顧收費業務的落地。南方基金在公告業務稱,對投顧賬戶中投資南方基金自有產品的部分,其對應規模不重復收取與規模掛鉤的投顧費。投資者管理型投顧賬戶通過本公司電子直銷平臺交易的本公司自有產品部分不另收取申購費、贖回費,除非另有說明。

就其公告內容來看,與先前開展的FOF業務有一脈相承之處,即不“雙重收費”。FOF要求,配置自家產品時,基金公司不可以收取管理費用。大成基金大類首席FOF研究員王群航曾表示,雙重收費是一個偽命題。從投資者角度,無論是投資基金,還是投資FOF,目的都是希望享受到專業化的資產管理服務,那么為專業化付費是理所當然。公募基金的特有機制,就是公開、明碼標價地收費,如果投資者認為某個管理人不值得獲取這些收益,可以贖回,選擇另一個合適的管理人。

對于基金投顧業務,某北京基金投資人士告訴《華夏時報》記者,基金投顧業務本質,和FOF差別不大,希望給投資者提供更專業化的管理,為投資者帶來收益。但基金投顧業務主要想改善的是基金銷售環節,把原來的“賣方思維”轉變為“買方思維”。

銷售痼疾待改善

公募基金發展20年以來,行業制度不斷完善,與此同時也出現新的問題。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季度,公募基金規模接近13萬億元,但僅不到3萬億的權益產品,12年來不增反降,占比呈下降趨勢。

“公募基金曾被認為是A股市場‘壓艙石’,但現在產品越發越多,看的是眼花繚亂,但專業性卻越來越被質疑。”有普通投資者告訴《華夏時報》記者。

天相投顧投資研究中心負責人賈志告訴《華夏時報》記者,回顧中國基金業務市場發展,銀行占據重要地位,過去三四十年,銀行端培養的絕大多數客戶,厭惡風險,需要相對穩健的收益。隨著行業發展,代銷市場又出現新的問題,比如更愿意發新產品,重視首發規模,相對淡化和忽視老產品的持續銷售,目前整個行業有將近6000只產品,但公募行業的整個規模不大,至今未超過13萬億元。

他補充稱,一度以來,“看天吃飯”的觀點很流行,行情好的時候,大家排隊申購新品;行情不好時,又排隊贖回,追漲殺跌,這是很不成熟的投資理念,行業也一直在尋找解決辦法,認為基金投顧是未來的一個方向。

投顧應以投資者為核心

十天之前,證監會發布《關于做好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投資顧問業務試點工作的通知》之時,行業內外還未對基金投顧是什么、怎么做業務等問題,形成明確定論。

彼時,行業形成的多數看法是,投顧業務是基金業務未來發展方向,但究竟怎么做,尚需充分討論。某公募市場資深人士告訴《華夏時報》記者,就國外經驗來看,基金業務分為財富管理業務和資產管理業務,投資顧問屬于財富管理業務中的一種。但在中國,財富管理行業和資產管理行業,相對沒有分離。如今相當于把基金銷售,改成了基金投顧,從資產管理,轉向財富管理。

某接近監管層人士告訴《華夏時報》記者,投資顧問,被稱為理財顧問更合適。投資顧問的作用,根據投資者情況,提供相關建議,但并不替投資者做決定。通過和投資者建立深入信任關系,并長期陪伴投資者。

該人士進一步分析稱,在陪伴投資者的過程中,投資顧問需要定期幫助投資者,回顧整個賬戶情況,比如投資產品的風格是否和當時需求發生偏差?如果發生偏差,投資顧問需要代表投資者問詢基金公司;得到原因后,投資顧問給出是否更換投資組合的建議;如果投資者要換,投資顧問需給出其他解決方案,以供投資者選擇。

北京某券商人士告訴《華夏時報》記者,基金投顧實則從投資者出發,目的在于為投資者提供良好的投資體驗,這種良好體驗不是僅以投資收益為單一標準,而是真正以投資者為核心,提供合適的投資選擇。“就像談戀愛,最好的不一定就是最合適的。”

投顧試點讓服務收費“合法”

賈志提到,目前有將近6000只基金產品,單只產品并不能解決客戶的理財需求,如果是權益類產品,包括一些明星產品,本身具有波動性和周期性。現在部分機構,還有公募管理人,嘗試用基金組合的形式,給客戶做資產配置,在組合里面做股債平衡、風險對沖,提供更專業的解決方法。

某基金專業投資人士告訴《華夏時報》記者,就基金投資顧問業務來講,需要從兩方面來理解,一是基金投顧行為,二是基金投顧收費。基金投顧行為和基金投顧收費是兩回事,通過判斷對方情況,給出建議,投資者是否采納建議買入該基金,可以被看作為投顧行為,這也是普遍存在的情況。而投顧收費則是為投顧行為付費,原來沒有法規依據,此次試點為其正名。

上述投資人士也提到,多年來,對于投資者來講,并未形成為服務付費的習慣。而機構提供資產配置組合,在管理上花費很大精力,如果不能保證基金投顧收費的正當性,機構并沒有動力做復雜資產配置,要把積極性調動起來,讓更多有專業能力的機構參與其中。

但也有券商人士提出質疑,發投顧牌照相當于變相刺激機構,名義上開展不同類目的業務,基金公司的核心發展力,仍是其主動管理能力和資產管理能力。投顧牌照重在影響銷售環節,如今試點要求有5%收費上限,是否會刺激基金公司舍本逐末,又開始琢磨著如何做多樣化的策略。

道德風險成隱憂

目前試點均為基金公司,即基金公司既作為“賣方”,提供基金產品,又是“買方”,為投資者提供基金投資策略,有市場人士擔心會出現道德風險。

在投資人士看來,對于基金投顧來講,最重要是專業性和合規性。沒有專業性,投資者并不認可。沒有合規性,極易出現道德風險和利益沖突。目前來看,基金公司在這兩塊都相對更有保證,所以試點選在基金公司也可以理解。從長遠來看,目前收費模式已經發生改變,實際在倒逼銷售轉變理念。

上述投資人士認為,其一,五家公司的投顧業務試點能夠產生的影響十分有限,此次試點相當于開始將理論付諸實踐;其二,基金公司需要對基金調研時,可以委托給三方機構,就像券商委托機構調研股票,得到研究報告;其三,對于單只基金的調研,一般涉及到投資理念風格、行業選擇、業績歸因等,并不會特別涉及具體基金中某只股票的調倉情況;其四,目前僅是試點,也就是問題收集階段,為下一步正式出相關細則做鋪墊。

上述公募人士提到,在國外,財富管理業務和資產管理業務區分十分清楚。對于基金公司來講,開展財富管理業務時,是以客戶為中心,做財務配置和財富管理需求,投資標的可以是股票、不動產、基金等。基金公司可以在自家開戶,但不會只推薦自家基金,它要求始終要把客戶利益置于最高處,投資顧問幫助他規劃和配置財產。如果僅局限在基金行業,又局限在基金公司,很難把客戶利益放在最高處。

某北京公募基金人士告訴《華夏時報》記者,之所以首批五家試點,均為基金公司及子公司,風險可控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之一。隨著試點結束,像銀行、券商、三方銷售機構、三方評價機構,在未來都有可能拿到基金投顧牌照。

該投資人士進一步補充,投顧業務想要開展,第一批人應該是高凈值客戶,然后下滑到有一定資金的中產階層,再逐步下滑到普通投資者,是非常漫長的過程。對高凈值客戶來講,是選擇私人銀行,還是基金投顧,是需要極強管理能力的,只有提供的服務越好,專業性強,收益率穩定可持續,才越有可能爭取到這部分客戶。

基金投顧法理需闡明

首批試點聚焦在五家龍頭基金公司,是否有扶持大機構之嫌?

上述投資人士認為,現在說扶持這些基金公司還為時過早。因為投顧行為,實際在市場中十分常見。現在希冀打破“免費”投顧服務的習慣,讓投資者有為服務付費的習慣。一開始各家試點一定會打折,收一點點費用,甚至不收費,等到投資者真正認可你的服務之后,才有收費可能,到時候,服務做的好,收費就高,服務做的不好,收費就低,甚至沒有市場。

接近監管層人士提到,在制定相關細則時,監管應考慮鼓勵競爭,鼓勵多元,發牌照的時候,想想是否有扶持機構之嫌,應該由投資者去選擇市場,這樣市場的活力才能被充分調動。

“在試點結束之前,基金投顧相關上位法的出臺將十分重要。”上述人士直言。

北京券商人士提到,目前投顧試點業務已經開展,即意味未來發放投顧業務牌照大概率板上釘釘。否則,試點期間開展的投顧業務將如何過渡?“總不能一年后說不做了。”相關細則出臺就顯得尤為重要。

接近監管層人士也提到,未來對基金投顧來講,最重要的是定法規,法規是界定這項業務的唯一通道,制定法律的過程是監管和市場達成一致的過程。如果都依著市場走,沒有監管立場,早晚會出現問題。所以要先定法,法理要規定清楚,到底什么是投顧,什么不是投顧?投資顧問能夠投資什么,不能夠投資什么,在投資顧問的業務范疇里面,所有相關方的責任、權利和義務是什么?做投資業務的人,投資者應該承擔什么義務?履行什么責任?如果投資者的權益受到了損害,應該怎么辦?需要從法理上把業務明確清楚,對不同的投資人,有什么樣不同的制度性安排。

他也提到,對于監管部門來講,最核心的要務,不是服務行業,或者監管行業,而是保護投資者的權益。在資管行業,用的錢都不是自己的錢,而是投資者的錢。監管的責任在于保護投資者的權益永遠優先,任何和投資者權益沖突的事情,都應該明令禁止。

(文章來源:華夏時報)

 

責任編輯:宋菲菲

(原標題:基金投顧業務初試水 道德風險成隱憂)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喜福牛年闯关 像惠头条赚钱的软件 江苏快3今天走势图下载 分分彩后三组选包胆 宝德棋牌斗地主 每天签到赚钱软件 pk10高手教你看走势图 安徽快3二码遗漏数据 pk10计划专家在线计划 扎金花9大必胜技巧玩 陕西11选5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结果 捕鱼来了官网下载 75秒时时彩规律破解 走出去归途怎么赚钱 球探体育比分3.0 浙江快乐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