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前三季宏觀杠桿率上升7.4個百分點,穩增長還要靠加快結構性改革
2019-11-12 09:24 來源:第一財經 作者: 段思宇

摘要:就全年而言,宏觀杠桿率升幅約在8~10個百分點。

繼二季度的明顯下降后,今年三季度宏觀杠桿率增速溫和回升,升幅為1.6個百分點,較二季度回升了0.9個百分點。

中國社科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日前發布的2019年三季度宏觀杠桿率報告顯示,2019年三季度,實體經濟部門杠桿率保持平穩態勢,由二季度末的249.5%升至251.1%,上升了1.6個百分點。

中國社科院經濟研究所劉磊博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今年整體還是處于一個結構性去杠桿進程中,經濟和政策走向并未發生太大變化。“出于穩增長的考慮,未來幾個季度的宏觀杠桿率還會有小幅攀升,逆周期調節的貨幣和財政將繼續發力。”他說道。

報告預計,就全年而言,宏觀杠桿率升幅約在8~10個百分點,不過這并非意味著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下只能依靠加杠桿。報告提到,要在調整宏觀杠桿率內部結構上做文章,同時還需要借助其他力量來穩增長,特別是加快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振信心,調動各方面積極性。

實體經濟杠桿率增速回升

從前三季度看,除了一季度杠桿率出現大幅攀升外,二三季度可謂又恢復了平穩。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宏觀杠桿率升幅分別為5.1個、0.7個和1.6個百分點,累計攀升7.4個百分點。

中國社科院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張曉晶稱,如果從穩增長的角度分析,這樣的升幅并不算高,相比于2008年至2016年宏觀杠桿率的急劇攀升還低了2~4個百分點。比如,2009年宏觀杠桿率的升幅就達到了31個百分點。

劉磊也告訴記者,從存量上看,目前中國的總杠桿率在250%附近,小于美國、英國、日本等發達國家,絕對水平并不算高。

從增幅上比較,第三季度宏觀杠桿率的回升來源于居民杠桿率的持續上漲。數據顯示,第三季度居民杠桿率漲了1.0個百分點,從55.3%升至56.3%;非金融企業杠桿率下降了0.1個百分點,從155.7%降至155.6%;政府部門杠桿率上升了0.7個百分點,從38.5%升至39.2%。

盡管居民杠桿率保持增長態勢,但其同比增速略有下滑。報告顯示,前三季度,居民分別增長1.1個、1.0個和1.0個百分點,從2018年末的53.2%增加到2019年三季度的56.3%,累計上升3.1個百分點。全年的增幅可能會超過過去10年的平均值。

中信建投研報亦稱,自2017年房地產調控趨嚴以來,商品房銷售周期出現鈍化,導致以購房貸款為主的居民杠桿增長持續放緩。另外,隨著房地產銷售的平穩運行或導致居民部門杠桿、債務-可支配收入比增速向長期均值回歸,當前居民債務水平的增速還有回落空間。

在居民杠桿率中,短期消費貸款下降幅度最大,從2018年末的29.3%下降到15.6%,低于居民貸款增速0.3個百分點。對此,報告解讀稱,這是由于過去幾年對居民按揭貸款的嚴格限制,部分按揭貸款需求借道于短期消費貸款,使得其增速一度接近40%。而隨著監管機構的有效控制以及房地產價格預期的平穩,這一現象得以緩解,短期貸款也回歸到正常增速水平。

另從前三季度杠桿率累計增長分析,居民部門上漲了3.1個百分點,非金融企業部門上漲2.0個百分點,政府部門上漲2.2個百分點。張曉晶表示:“相比于過去杠桿率的增長態勢,今年前三季度政府部門杠桿率的上漲幅度較為引人矚目,這也符合我們關于政府要加杠桿的政策預期。”

至于備受關注的金融去杠桿進程,根據數據,前三季度,資產方杠桿率由2018年末的60.6%下降到55.8%,負債方杠桿率由60.9%下降到59.4%,降幅分別為4.8個和1.5百分點。

事實上,金融杠桿率自2017年開始的強監管后便掉頭向下,至2019年已逐漸趨于平穩,雖然仍處于下行趨勢中,但降幅已逐漸收窄。就第三季度而言,資產方統計口徑杠桿率由二季度末的58.7%繼續下降至55.8%,下降了2.9個百分點;負債方口徑杠桿率由二季度末的58.7%升至59.4%,上升了0.7個百分點。“負債方口徑的金融杠桿率略有回升,一定程度上體現了金融去杠桿政策為適應穩增長所作出的相應微調。”報告分析稱。

結構優化是關鍵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為697798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6.2%,其中三季度增長6.0%。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市場出現了關于未來GDP是否“破6”的討論。

一方面,穩增長必須要有宏觀杠桿率的支撐;另一方面,宏觀杠桿率的上升又意味著風險加劇。那么如何把握穩增長與穩杠桿之間的平衡?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從微觀角度對記者表示,要鼓勵更多的股權融資,這樣既可以增加資本金,又可以減少債務,以更快的速度降低企業的資產負債率;另外,要增加市場的活力,盡快推進第三產業朝著市場化方向邁進。

劉磊則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穩經濟和穩杠桿平衡的關鍵在于,一是找到合適的維持經濟增長和金融穩定的合意杠桿率,二是調節各部門間杠桿的分布,使杠桿更有效的作用于經濟增長。

關于前者,合意杠桿率是指保持充分就業和金融穩定下的杠桿率水平,杠桿率過低則不能有效支持經濟增長,帶來就業不足;關于后者,我國杠桿率目前最大的矛盾在于結構間不均衡,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所謂“結構性去杠桿”,即有重點地去掉國企和地方政府隱性債務。

報告也分析,考慮到外部不確定性等因素的影響,從穩增長的政策角度出發,首先是穩杠桿,重點在調整宏觀杠桿率內部結構上做文章;其次是加快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振信心,調動各方面積極性。

居民杠桿率方面,仍需保持適度穩定。“居民杠桿率升幅仍處在一個相對合理的范圍。重要的是,考慮到居民杠桿率與房價的密切關系,居民杠桿率的穩定也保證了房價的穩定。”張曉晶稱。

企業杠桿率方面,企業去杠桿要更有針對性。過去兩年,去杠桿的主要成績來自于民企,國企債務占比基本還是處于上升態勢,目前已經占到大約六成多。因此,未來還是要國企去杠桿,而國企去杠桿主要是僵尸國企和融資平臺。

同時,政府加杠桿需要相應的制度配合。比如政府加杠桿可能需要容忍赤字率的有所上升,需要形成有效的制度化約束等。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在杠桿率內部結構調整上做文章,報告也提及,還需要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面發力,特別是調動民營經濟的積極性,放寬市場準入;調整收入分配格局,釋放消費潛力;進一步擴大開放,尋求新的全球化紅利。

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日前也表示,下一步要實現穩增長,需深化改革開放,激發新的結構性動能,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面,要加快城鄉之間生產要素的雙向流動,并在基礎領域打破壟斷方面應有標志性的大動作,比如石油、天然氣行業全鏈條放寬準入等;再者,在對外開放上要有更大膽和前瞻性的舉措。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喜福牛年闯关 色球程运双色球杀号 单机捕鱼机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手机版快乐十分 pk10定位独胆技巧 楚留香80级最赚钱的方法 pk10 2017赛车pk10稳赢公式 河北快3推荐预测一定牛 快速赛车 七乐彩最准确预测号码 彩票大赢家 山东德州麻将卡五魁钓金龟边三饼 大乐透中奖规则及奖金 朋友圈刷单赚钱 福建31选7